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是台大管理學院教授湯明哲最推崇的思考者。他的思考能力究竟是如何培養出來的?他如何將所學內化為自己的思想?

     口述/張忠謀整理/陳雅玲

  他又如何從事這內在激烈,外在卻不可視的「活動」——苦思?

  這天上午,我們來到台積電台北辦公室。平時銳利的張忠謀,細細談起思考,竟是詼諧幽默,逸趣橫生。他雖謙稱自己只是思考的實踐者,但其實他已建構出一套獨家的思考理論。且讓我們一窺他思考的堂奧。以下是張忠謀的口述摘要:

隨讀隨想,隨想隨思 不需要停下來想

  思考,這方面我不是理論家,但我覺得我是一個實踐者。我可以把一個實踐者的經驗跟你們分享。

  如何培養獨立思考的能力?我想思考不能離開學習而單獨存在。我曾在台大演講時說過:大學生應養成終身學習與獨立思考的能力與習慣。因為沒有獨立思考能力,終身學習的效率不會高;沒有終身學習的習慣,獨立思考將缺乏材料。

  終身學習需要有計畫,有系統,有紀律的。以我自己為例,五十年工作的專業範疇,都是半導體,這個系統的學習,我是一輩子沒有停過;等我進入管理階層,我要學習財務報表、創造股東權益,這是另一個系統;回到台灣,以前對國內政經完全不了解,我計畫花兩年學習,結果我常半開玩笑說,我完全低估了所需要的時間。因為兩年以後,還是有很多不懂,甚至到現在,都還有很多不懂啊!(笑)

  這樣有系統、有計畫、有紀律的終身學習,要跟獨立思考配合。

  獨立思考,以我的經驗,還是自己養成出來的,但我絕不否認教育的影響力。我想,對我早期最有影響的,也許是在哈佛那一年的一位人類學教授。那時他已經五十歲左右,可是他講課的風度啊!是我一直非常仰慕的。

  那門課是從古代的經典名著荷馬的《伊利亞特》開始,到中古時代米爾頓《失去的天堂》、再到莎士比亞的劇本,以原典反映當時社會。教授在講課的時候,總是會問我們:「他反映的社會是什麼狀況?可是別人也有不同看法,對照起來,真實的社會到底是怎麼樣?」

  這就是我說的,學習跟獨立思考兩者合併起來,找到真理。這位教授真是最好的示範。他的能力、風度──旁徵博引,俯拾皆是;客觀處理史料、著作──使得我後來常常想到這位教授。

保持質疑有自信 別帶著「屁股印子」

  我相信教育也不是唯一的影響。科學跟工程,通常真理是很絕對的,老師跟你講的,你能獨立思考的空間不是很多(笑)。當然到了科學的最高層次,一定要獨立思考,如果不是獨立思考,一定不會拿到諾貝爾獎的(笑)。

  但是在人文的領域:歷史、經濟、法律,獨立思考的空間非常大。總之,我養成一個習慣,除了自然定律我接受以外,我看一篇文章、聽別人一段話,自然而然會想:他講的話是不是有立場?他講的事實是不是有足夠的證據?他舉證的事實,難道就是全部的事實嗎?這並不需要停下來才想,而是隨讀隨想、隨聽隨思考。

  我認為我的學習,跟所謂大師的談話也占滿大比率,例如跟葛林斯班、波特、季辛吉。但即便跟他們談話,也仍然要保持獨立思考。他們說的,我認為大概是一半對(笑)。

  要做到這樣,跟你的知識背景有關:有知識,你就會有自信──他們寫的書我都看過了,他的高深我都知道,那他還跟我神氣什麼呢?(笑)倒是我知道的他們還不太知道,他莫測我的高深呢(笑)!

  我最近跟漢學家史景遷吃飯,談我最喜歡研究的清朝乾、康、雍三代。他是這方面的專家,寫了十幾本書,其中最厚的一本《The Search for Modern China》〈《追尋現代中國》,時報出版〉,有一千頁。我放在床頭,每天看幾頁,花了十幾年看完。但我認為三代的功績完全被高估,尤其是乾隆,那時正是歐洲、美國發生大事的時候:政治上美國、法國革命,經濟上英國工業革命。可是在這時候,乾隆不跟世界來往,一點都沒有世界觀哪!史景遷說,你不能以現代的價值來評估過去的人,你太過苛求。我說,我是用現在的結果來評估。

  你看康、雍、乾三代雖然強盛,但那個落後的因已經種在那裡了。從思想來說,湯瑪斯.傑弗遜(編按:美國第三任總統)講自由、快樂的追求,尤其是快樂,真是很突破的觀念。難道乾隆有講人民快樂的追求嗎?沒有嘛!我們並不是造槍炮、工業的落後,而是觀念,就從那時候開始落後了。

  我最不解的,很多人今天看了這篇文章,就相信這篇文章;明天聽了那一段話,就相信那套理論。我記得看過《邱吉爾傳》,裡面有句話,描寫某一個軍官「像一個坐墊,永遠帶著最近、最新坐在他上面的屁股印子。」(呵呵笑)這就是沒有獨立思考很好的例子,你是一個墊子,永遠帶著坐在你上面的屁股印子。(笑)

  美國教育的重點,放在要你自己思想。獨立思考假如養成習慣,對民主會有相當大的幫助。林肯說過的一句話,我覺得滿對的:You can fool part of the people all the time;〈一部分的民眾,你可以長期的欺騙他們〉you can fool all the people part of the time;〈你可以短期的欺騙全部的民眾〉but you can't fool all of the people all the time〈但你無法長期欺騙全部的民眾〉。台灣要民主,國民就一定需要有相當程度的獨立思考,不然就被牽著鼻子走,每個人身上,都有別人的「屁股印」。

  對企業經營來說,其實獨立思考還不夠;企業需要創新,這需要苦思或靈機來產生洞察。以學問的金字塔來說,最底層是raw data(資料)。我們大學教育,讓很多人可以把raw data 組織成 information(資訊);information上面是knowledge(知識),這個過程,我認為需要經過個人的internalize(內化),他才能夠說,這知識是我自己的,這個過程就是獨立思考。

洞察問題如同下棋 最高手可以看到終局

  一個知識系統是一個金字塔,你可能需要建立好幾個金字塔。例如半導體是很大的產業,受世界大國財經變化的影響很大,所以我需要好幾個金字塔,然後經過苦思,或是靈機一現,像電光一閃,才會有洞察。我覺得這是更高的一層,有了洞察,就有創新、發明。

  我是常常陷入苦思,當有一個相當棘手的問題,你不知如何解決,你必須想一個辦法。就等於下棋一樣。你下一步棋,對手的反應可能有好幾種,他反應A你要怎麼做?他反應B你要怎麼做?他反應C,你又要怎麼做?你再下一步,他又有各種可能的反應。這是很複雜的分岔樹,假如你的腦筋實在轉不過來,可以一步步寫在紙上。

  但是依我個人的經驗,還是放在腦子裡想比較好。(笑)畫那麼多東西,反而會阻礙思考。

  我們的對手不一定是敵人,環境也是你的大對手。在我們公司,我也常用這種問題,來測試同仁是不是想清楚了。他說,我們應該怎麼怎麼做,我就問他,假如有這個後果,你會怎麼樣?

  有的同仁答得出來,有人就解決不了。答出來的,我會接著問下去。你知道,下棋的最高手,是可以看到終局的;中等的,也至少能看好幾步。我會勸同仁多想幾步,越能多想,決策的成功率會提高。

  不過,很多時候苦思也沒有用。因為苦思以後,得到洞察,可是這個洞察,可能就是說:大環境沒有希望啊!(笑)並不表示,有洞察,就能解決問題。

  苦思有沒有師父領進門的方法?我想沒有。如果有,我也可以做一個師父啊!可是我並不感覺我這師父做得很成功。(笑)真的啊!其實在台積電,好幾年我都在講思考,對二、三十個人講,假如有一個人的習慣改變,那我就認為是很成功了。

  我也常常講演,下面有兩、三百人,我的心裡想,只要有其中的十個人聽了我的講演而改變了思考習慣,那我就會很高興了。沒有別的竅門,只有你真的相信這套東西能讓你更快樂一點,你才會照著做,進入思考的堂奧。

==============
我覺得中間粗體部分說的非常好,懷疑的精神很重要。
自己思考過一遍,無形之中已經將它內化了!

data -> information -> knowledge ( -> dicision 自己加的)

從information中找出knowledge需要一般功夫,但大部分都人下過工夫都做得到;但再到dicision的部份,就不是那麼容易了....

創作者介紹
WT

WT's Blog

W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