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用 SHOOCOLA 的文章: 史丹佛的12堂課(12-2)
■ 冰冷呼叫         ‧王文華

在史丹佛 MBA 課程中,文科出身的學生被叫做「詩人」。詩人要變成商人,當然得先練基本功夫。第一學季四門必修課是:個體經濟、會計、決策分析,和組織行為。除了組織行為,其他3堂都要用到數學。但對詩人來說, MBA 最大的挑戰還倒不是數學,而是課堂上的「冰冷呼叫」。

商學跟文學、哲學最大的不同是:它是建築在實用、也必須發揮在實用方面的學科。因為實用的特性, MBA 通常不收沒有工作經驗的學生。你沒有在企業待過,怎麼能體會課堂上案例的情境?也因為實用的特性,上課方式不是由老師講大道理,而是由同學討論案例。

不管哪門課程,每次上課都有一個案例。所謂案例,就是真實企業碰到的問題的描述。這些問題的產生或解決,彰顯了那堂課所要教的觀念。理想狀態下,我們應該在上課前讀完了30、40頁的案例和教科書的章節,一開始上課就主動舉手,滔滔不絕地各抒己見。但我們都知道理想狀態通常不會發生,於是上課時被點到就格外冰冷……。

嘿,我們誠實一點,你在加州,你正年輕,哪會每次上課前都念完30、40頁的案例?因為這種人性弱點,所以有了「讀書小組」。這8個人,是我這一生最生死與共的關係。現在企業已經把「teamwork」當作廉價的口號,在 MBA 課程中,「teamwork」是救命的絕招。我們8個人事先分配各自應讀的段落,讀完後寫下筆記,上課前交換筆記,討論老師事先公佈的問題。如果有人沒來開會,或沒做筆記,我們的準備就出現漏洞,於是我們祈禱,老師明天不會看到我們這一區。

但老師永遠會看到。 MBA 教室通常都是馬蹄形,桌面的前緣有一條細縫。學生坐下後第一件事是把名牌塞到細縫中,老師站在前面,張三李四,一覽無疑。

「今天誰要來『 open 』(開始闡述)這個案例?」老師進來後立刻說。若是沒人舉手,老師就開始點人。平常趾高氣揚的 MBA 紛紛低頭看指甲,風光明媚的加州大家卻同時感冒擤鼻涕。

「王文華,你覺得怎麼樣?」恭喜你,你被「cold call」了!

每個老師「冰冷呼叫」的方式不同,有的專點心虛低頭的人,有的為此設計一套程式,按一個鍵,電腦會隨機挑出名單上某個倒楣鬼。被「冰冷呼叫」的那一刻,時間靜止了。整個世界等你發言,你像海珊被拉出洞穴。

你若說不出話來,除了丟臉,也丟分數。大部分的課程,課堂發言的表現佔總成績的30%。所以被「冰冷呼叫」,其實應該感到慶幸,至少你得到了發言機會。為了爭取高分,每班總有幾個愛現的同學,他們總是主動舉手,而且講得頭頭是道。我們嫉妒他們,於是玩起「火雞賓果」。

一般賓果卡有數字,主持人叫到一個數字,玩的人就把那個數字打X,最先連成一線的要大叫「賓果」。「火雞賓果」卡上,一格格內都是那些愛現的「火雞」的名字。每個人手上的卡的名字排列不同,某個火雞主動發言一次,我們就在卡上他的格子打一個X,最先連成一線的,當然不能在課堂上大叫「賓果」。此時他必須主動舉手,針對當時在討論的問題發表高見,只不過在嚴肅的論點中必須沒頭沒腦地插入一句大家事先約定好的暗語。比如,賓果的人會站起來說:「需求彈性取決於三個因素:替代品、占所得比例,與時間長短。舉例來說,『像小甜甜布蘭妮這麼辣的歌手』,她的唱片的需求彈性……」這時台下在玩的同學就知道他賓果了,狂忍著不笑出來。賓果的人要一本正經地講完,有時候老師還會說:「很好,很好,尤其『小甜甜布蘭妮』那個例子很有創意。」

我們就用這種幼稚的方法換取笑聲,紓解壓力。在閱讀案例、歸納重點、事先討論、「冰冷呼叫」中,我第一次體會到讀書的壓力。我不再有過去那種「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的瀟灑,只剩下「你吞吞吐吐地 open 案例,別人迫不及待地舉手取代你」的尷尬。我的嘴巴動了 20 多年,才發現從來沒有講過話。站上世界的舞台,才發現我連說「Sorry」都會結巴。我的頸很冷、臉很熱、口腔有點苦,自尊沒穿衣服。壓力來了,沒想到,我並不是自以為的那麼聰明。

但壓力是好的。沒有壓力,沒有學習。我是大人了,既然要做 MBA ,就要接受:競爭是商業世界的本質,壓力是最好的床邊故事。

我不夠優秀,當不成火雞。但在史丹佛的第一學季,我開始深呼吸,學習表達自己。

幾年後,當我離開史丹佛,才猛然發現:在真實世界,工作、愛情、人生、命運都會不斷地對我「冰冷呼叫」。而這些呼叫沒有案例可以準備,更沒有火雞可以嘲笑……。

我,知道怎麼樣 open 它們嗎?
創作者介紹
WT

WT's Blog

W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